好运来平特论坛
《深海里的星星》完整的结局
更新时间:2019-09-16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3-11-05展开全部以下是最后一章,结局。 ★[6]是吧,把一切都交给时间,交给命运,这或许是最好的方法吧。

  一直到离开,孔颜都没有再说一句话,她从我身边走过去的那一瞬间,我明显地感觉到她身上那种锋芒毕露的锐利消失了。

  周暮晨紧紧跟着孔颜一起准备走,忽然又转过来直直地看着康婕,可是康婕背过身去,不肯看他。

  我没有动,他的目光从康婕的诶应转移到了我的面孔,我们隔着时光对视着,我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冲过去抱着他哭。

  这个人,他到底是我第一个爱过的人,不是最好,却是最初,他代表着我生命中一段澄澈的,干净的,再也回不来的时光。

  年少的时候,我们都是任性妄为的孩子,我们并不知道日后伤害别人的人,比被伤害的人,更加可悲。

  我看着康婕的背影,她的肩膀很小幅度地抖动,我不想走到她的正面去,我不想知道那张脸上是因为释怀而微笑,还是因为悲怆而泪流满面。

  李珊珊在卧室里叫我的时候,我匆匆忙忙擦掉了脸上的泪水,深呼吸,看了许至君一眼,他坐在沙发上抽烟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也成了一个烟不离手的人。

 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回来,那眼神竟然如此疲倦乏力,我心里一酸,急忙走向卧室。

  卧室里弥漫着李珊珊常用的那款许愿精灵的香味,安娜苏官网上说:这是一款花果木质麝香调的香水,让你拥有精灵般神奇魔力,将你所有的愿望一一巧妙地实现。

  她的左边脸颊上蒙着厚厚的纱布,右边的脸颊上也有一些细小的疤痕,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想哭了,可是我咬着嘴唇,死命忍住了。

  这个有着跟孔颜相似的五官,性格却大相径庭的女孩子,曾经在我有难的时候,她两肋插刀地陪伴我,安慰我,还无数次帮林逸舟做说客,我曾经很天真地想,我跟林逸舟如果有幸能够结婚,我一定要她做我的伴娘。

  我轻轻握住她的手,那是一双纤纤细的,白皙的手,什么颜色的指甲油都没有涂,但我却觉得非常非常漂亮。

  我努力地抑制了我的哭意,微笑着看着她,我正在组织我的语言想要安慰一下她,她反而先开口了。

  她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,可是在我听来这点沙哑却透着小性感,她说:“刚刚你们在外面说的,我都听到了,落薰姐,你要坚强一点。”

  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,她为了证明她青春无敌,硬是要叫我落薰姐,后来混熟了,我很不要脸地强迫她改口叫我小甜甜,无奈她誓死不从,就跟着大家一起叫落薰,今天她突然叫我落薰姐,这声称呼一出口,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  我真想抽死我自己,明明需要安慰的是她,我反而“喧宾夺主”在这里大声哭了起来。

  宋远一听到我的哭声就冲了进来,李珊珊对着他摆摆手:“不要紧张,没什么事。”

  许至君靠在门边看着我,他的目光像火焰一样炙烤看着我的灵魂,过了片刻,他转身静静走开。

  她轻声笑:“落薰姐,我十几岁出来玩,什么好吃的我没吃过,社么好车我没坐过,什么好化妆品我没用过,还有什么道理我不明白吗?我早就说了,我肯定要付出代价的,可是我觉得值得。”

  “落薰姐,我越长大,反而越相信感情,真的,一个个人啊,即便是锦衣玉食,可是要是没有爱,那还有什么指望?以前看别人背LV,我就要买LV,真正买了又怎么样,也不过是一个包而已。”

  她说:“你相信吗,虽然我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,但是我觉得值得,用这个代价来交换自由,我心甘情愿。”

 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一直看着宋远,他的目光始终没有半点偏离地看着李珊珊。

  宋远一直没有多说什么,他那张漂亮的脸上一点哀愁都没有,我看到的全是坚定和坚毅,我曾经以为他只是个小孩子,是个比许至君和林逸舟都更不懂事的小孩子,可是现在,我觉得这个孩子已经长成一个男人了,一个有责任、有担当的男人。

  我注意到,他们的手指上都戴了一枚新戒指,不是从前李珊珊喜欢的卡地亚,蒂凡尼,也不是施华洛世奇,谢瑞麟。

  离开的时候,李珊珊忽然叫了我一声,我看着她,她没有发出声音,只是用嘴唇做了个口型,可是我一下子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。

  那不是生离,那是死别。我不敢去想那个人,我一想起他,我就会窒息,心脏就会很痛很痛很痛。

  康婕直到下午都没有再说话,我也不晓得还可以跟她说蛇呢么,自始至终,她最无辜,那些被误解的时光,不是轻轻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弥补的。

  我永远记得我们以前说过的那些话,将来谁先结婚,另外一个人就做伴娘,谁先生宝宝,另外一个就做干妈。

  那些真心的、痴心的话,就像破败青春里永开不败的花。 第二天李珊珊要去医院复诊,宋远打电话叫我一起去。

  医生检查完李珊珊的伤口之后叮嘱了很多的注意事项,宋远在一旁一直点头,明显比李珊珊自己还要用心,我是旁观者,旁观者清。

  很明显,她是来做检查的,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自己的弟弟,以及被她曾经深深唾弃的弟弟的女朋友。

  我很自觉地跟她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走了,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让他们冰释前嫌了。 我突然很想我妈,这段时间我一直住在许至君的公寓里,偶尔回去吃一餐饭就找借口出来了,其实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怕万一没有控制住情绪,会被我妈看出什么端倪来。

  有好几次,我突然就开始流泪,她不动声色地看着我,我想她心里一定是有很多疑问的,可是她什么都没有问我。

  电话刚接通,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开始骂:“女大不中留啊,你快点回来把户口本偷了去办结婚证吧!”

  我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头,泪流满面,可是我的声音是笑着的,我说:“妈,我今天就回家。” 在许至君的公寓里收拾东西的时候,他一直没有说话,我也没有说话,不知何时,我们已经到了相对无言的地步。

  我相信他许至君从小到大都不曾卑微地去请求过谁,可是对我,他是真的费尽了心思。

  其实他是多么好多么好的一个人啊,他那么善良,那么沉稳,那么讲义气,那么豁达宽容,我多希望我最先遇到的人就是他啊,我多希望我还是一个孩子,我多希望我还是一张白纸,可是有一个人,他用死亡横亘在我们之间,构成了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  最重要的是,我只要一看见他,我就会想起他生日的那个晚上,是他亲手摁掉了林逸舟打给我的最后一通电话。

  我最最不能原谅的,其实是我自己。 许至君一直抱着我,我泣不成声地去提行李袋,他过来跟我抢,他的力气比我大,我抢不过他。

  他就那么看着我,用一种孩童般委屈无辜的眼神,无声地谴责我的薄情,我终于忍不住发脾气了,我说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!”

  他说:“那天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后,我看见你往江里走,你那么毅然决然的样子,好像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留恋。”

  他说:“是因为林逸舟不在了吗?落薰那一刻我问自己,如果那天晚上死的那个人是我,你会不会也这么痛苦,你会不会也想要去死?”

  我怔怔地看着他,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我狠狠心,终于还是说出了那句话。

  他说:“这些天我一直都有种预感,我知道你迟早要说出这句话的,但是我没想到这一刻来得这么快。”

  他说:“程落薰,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,我觉得这句话不是挂在嘴上说说的,但是我已经尽我所能来爱你了。”

  他说:“我不怪你,也不怪命运,但是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我不会摁掉那个电话。”

  他说:“程落薰,你想清楚,我不是那种你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的男人,你今天做了这个决定,以后就没有机会反悔了。” 他从来都是敏于行,讷于言的那一类人,我听着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就是感觉有一把锋利的刀在凌迟我的灵魂,一刀,一刀,再一刀。

  我沉默地取下我脖子上那枚翡翠观音,放在他的手掌中,我轻轻说:“至君,原谅我的懦弱,以后每一年,你的生日都是他的忌日,我想笑,不能笑,想哭,却也不能哭,我不想受这样的折磨。”

  全世界,已经剧终。 我的身体顺着门,无力地下滑,直至跌坐在地上,我抱住自己的双腿,脸埋进膝盖,眼泪大颗大颗地砸下来,而与此同时,在门的另外一边,许至君也呆坐在地上,久久没有动弹。

  如果我的生命中有一台相机,只能记录为数不多的几个画面,我最愿意记得那一天,我在江水里缓慢地行走,我听到有人在背后叫我的名字,我回过头去……

  夕阳的瑰丽布满整个天空,站在大风凛冽的江边,我看见岸上的他神情哀伤地看着我,然后,他义无反顾地跳下水,向我走过来。

  许至君,如你所言,你将最好的爱送到了我的面前,你已经尽你所能不遗余力地爱护我,你给我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。

  我对你说过,我跟你以往认识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。我不是那种健康的、明亮的女孩子,不是在那种富足的、温暖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孩子,我不像她们,有很多很多的亲人,很多很多朋友。我只有一份爱,要么不付出,要付出,就是全部。

  我离开了,你的未来才可以去接受更好的爱,和被爱,你为我做了那么多,我唯一可以为你做的却只有这一件事。

  相信我,许至君,人的生命一定会比他的痛苦更长久,你会有美好的未来,有妻如花,有子如玉。

  我无声地离开了你的生活,不知道是不是那四句话的原因,你也很默契地不再联系我。

  我有些失落,失落之馀我也为你高兴,你终於遇到你的同类,跟你一样孤独的那个人,名字那麽好听的程落薰。

  我希望你们好好相爱,这样我才可以放心,只要你肯停下来,不管是为谁停下来,我都觉得欣慰。

  又是西瓜成熟的时候,我一个人去了一次宴洲岛,这次我自己备好了晕车药,感冒药,一路上没有人跟我说话,也没有人再往我的耳朵里塞一只耳机。

  我到岛上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岛小了许多,那个旅店的老板娘还记得我,她问我:「你男朋友呢?」我笑一笑,我说:「分手了呢。」

  夜间老板娘跟我聊天,她说,宴洲岛总有一天会消失的,它的命运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开始转折了,那是听说有人在宴洲岛附近挖沙的时候挖到了一块金砖。

  其实没有人见过这块金砖,但是在传说中,它是存在的,正是因为有它,这个小岛虽然屡次受到洪水冲击,但从未遭遇灭顶之灾。

  我打开钱包,静静地凝视着那张照片,过了很久我给你打了一个电话,你那头很吵很吵,我根本听不见你说什麽,索性就挂掉了。

  我要出国了,你早就知道我是那种活得很清醒的女孩子,我的人生是一步一步井井有条的,我唯一冲动的一次就是那次跟着你一起来到了宴洲岛,我唯一的失态就是那个夜晚紧紧地抓着你的手不肯放,我的青春中,你是唯一的意外。

  两天之後我离开了宴洲岛,我坐在巴士上看着它在我的视野中一点一点变小,忽然忍不住号啕大哭,车上的人都看着我,谁也不明白我哭什麽。

  我曾看过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一双眼睛,它乾净,清澈,它是我生命中最洁净的一抹少年蓝。

  《深海里的星星》是独木舟所著青春文学作品。文章背景定点在因娱乐节目火遍全国的长沙,故事里的这群孩子在这里生,在这里死,他们在这里遇见了的爱情,也埋葬了的青春。